一直以来设计界都是男性占绝对主导的地方。现代建筑五大师之一,包豪斯的创始人格罗皮乌斯甚至公开认为:男性的脑袋是三维的,然而在被男性话语权控制的设计领域,依旧涌现出很多了不起的女设计师,她们也许并不常出现在耀眼的光环下,却以女性特有的敏锐,打开了一道道大门。她们运用女性自身独有的柔和感和色彩敏感度,在追求简洁和实用的基础上,为设计界呈现了一幅又一幅颠覆世界的美丽画卷。

“一开始,他们都不愿意接受我,因为在金属系里是从来没有女性的。为了表示厌恶之情,他们把所有沉闷累人的活都交给了我。我忍气吞声不知敲打了多少个半圆形的银器。后来,他们终于接受了我。”

Marianne Brandt是唯一一位在包豪斯时期打造了个人声誉的女性。她在当时男性占绝对主导的包豪斯,面对校长格罗皮乌斯对女性才能的轻视,用坚毅成就了她在工业设计界的美名。

包豪斯大量标志性设计都出于她手。她也是极少数在当时就能为批量生产做设计的设计师。

1927年,她最著名的设计——“康登”床头灯问世。这只可任意调节角度、有着弯曲的灯颈和稳健的底座、方便睡眼惺松的人半夜照明的革命性产品,在经济大萧条时期依然能卖出5万只,已经足以证明布兰德在现代设计史上的地位。

佩里安无形中代表了柯布西耶理论的“新女性”典范:她一生热情激昂,另类创新,交友广泛,生命中有旅行、有分手,又勇于表态。

佩里安进入勒柯布西耶工作室时,并未受到重视,柯布西耶驳回了她的设计并告诫说:“我们这里不需要绣花枕头。”

然而,当她的设计作品在秋季沙龙展览中展出时,给柯布西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正式让她进入团队。当时,柯布西耶用时两年的一套计划“格子、椅子和桌子”陷入困难,因为佩里安的设计创新,才得以实现。1928年,她设计出知名的长摇椅LC4,从构思、设计到定稿,全由她一手包办。

1940年,她甚至获日本政府邀请赴日担任工商部长,为当地工业艺术生产做出了指导。

美国家具設計師,曾经世上最大的家具公司诺尔(Knoll)首席设计师,该公司1955年之后的掌门人

上世纪40年代之前,几乎所有的大公司高管都认为自己的办公室应该有个淡绿色的墙面背景和一张又大又笨的办公桌,直到Florence的出现。

1938年,她遇见了刚刚成立诺尔公司的Hans Knoll,并成功地让他相信了设计的力量,让她加入公司担任设计总监。她成功了,即使在战争期间,KNOLL公司的业务也在一直扩张,并成功打入室内设计行业,成为当时最大的家具公司。

1955年,已经成为Florence丈夫的Hans在车祸中丧生,Florence成为公司真正的掌门人,并带领公司走上了行业高峰。

△1957年Hans Knoll的办公室,轻盈的设计代表了佛罗伦斯对办公室的革新

2013年,包括扎哈哈迪德在内的约1720名建筑师联合情愿,呼吁将罗伯特文丘里在1991年获得的普利茨克奖同样颁发给他的妻子,丹尼斯斯科特布朗。

虽然这项请求被驳回,但是却让公众开始注意一个被遗忘多年的群体:设计师们的伴侣,同时大多数是他们的合伙人。

大多数女建筑师都知晓这样的事实:密斯凡德罗迈入了现代派建筑的神殿,同为建筑师的爱人莉莉瑞克离世时却一无所有;罗伯特文丘里在1991年获得了普利策建筑奖,妻子兼合伙人丹尼斯斯科特布朗,却始终得不到承认。

哈佛大学请愿团呼吁:“建筑界女性也应该获得跟男性同样的地位,丹尼斯斯科特布朗对于1991年罗伯特文丘里获奖起到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我决定不能将自己的能力(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身体上的)只是用在向男性证明自己上,于是我离开原来的公司,开创 了自己的公司。”

Martha Schwartz最重要的作品源于与当时丈夫的一次赌气。由于对家门前一小块空地的设计理念不同,当时完全没有景观设计经验的玛莎趁着丈夫外出,利用距家一个街区范围内所能买到的东西设计出一座充满趣味的花园。

《Landscape Architecture》杂志刊登了这个名为“面包圈花园”的作品,被认为是对景观设计行业枯燥乏味和因循守旧的一种颠覆。

作为一名艺术系的女性,玛莎的设计重新融合视觉艺术、建筑、雕塑和绘画艺术,从而开拓了景观设计领域的复兴之路。它为当时男性主宰的业界吹来一股清风。

作为女性,Zara Hadid在业内出名的个性反而是强硬和我行我素。从还在伦敦AA学院攻读建筑系开始,她身边的人就意识到,火爆脾气正是她作品中爆发力的源泉。

已六十多岁的扎哈依然未婚。她曾表示自己也渴望家庭,但是建筑占去了太多精力,“人不能什么都做”。

如今,“扎哈”二字就已具备了让一幢建筑成名的魔力。她在中国的几个项目——广州歌剧院、银河SOHO,凌空SOHO,望京SOHO——无一不张扬着城市的个性。

普利策奖评委曾这样评价她的作品:“她让建筑成为都市精力的虹吸管,让我们看到了城市生命力的喷薄和流动。

△北京朝阳门的银河SOHO。SOHO中国几乎已将扎哈视为自己的御用设计师。

日本著名建筑师,普利兹克建筑奖史上唯一两位女获奖者之一。2010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组委会钦点妹岛和世出任该展史上第一位女策展人。

“孩提时,我就想当个老奶奶,她们看上去幸福而轻松,坐在走廊里享受阳光。”

妹岛和世虽已是将近六十岁,却留着樱桃小丸子式的齐耳短发。和扎哈的凌厉不同,妹岛的风格更温暖而富有少女心。

日本建筑大师伊东丰雄这样评价自己这位爱徒:“一位试图用极简风格来串联建筑材料和抽象概念的建筑师。”

2004年,妹岛和搭档西泽立卫设计的金泽21世纪美术馆赢得威尼斯建筑双年展金狮奖,将自己推上业界顶峰。

“我是一个工作着的母亲。职业和生活的平衡会自然到来,尽管每个人都不一样。”

Kelly Hoppen在年仅16岁时就开始了她的职业生涯,她现在可以回首40年来成功的装潢设计之路,已经打造了房屋、公寓、游艇、私人飞机、滑雪屋、运动中心、酒店以及众多的企业空间。

正如“扎哈”成为建筑设计中的一块人气招牌,“凯利赫本”本身也变成了所有业主梦想中的标签。

近年来最为知名的法国设计师之一, 十年前就拿下英国室内设计大奖的“国际年度设计师”和巴黎国际家具展“年度设计师”。中国媒体称她为Philippe Starck的接班人

一般来说,人们认为女性设计师的长处在于感情的表达,可是玛塔莉的优势恰恰在于理性的观察和对日常行为的逻辑思考。

她最有名的作品“当吉姆来到巴黎”(Quand Jim monte à Paris)就源自她对生活需求的细微观察。

她那圆筒般的头发和超越法国风格的设计都充满了实验精神。作为在法国国宝级设计师菲利普斯塔克手下工作了15年的女人,她被媒体称为“斯塔克的接班人”,已成为时下最炙手可热的设计师。

△2013年,matali crasset 与津巴布韦女性共同为葫芦形篮筐增添新功能

“你们把古董拆了,将来要后悔的,即使把它恢复起来,充其量也只是假古董!”

最后一位,我们选择了中国建筑设计的祖师奶奶林徽因。林奶奶一直以来都是人们议论的中心,羡她的赞她才貌双全家世好,嫌她的受不了她招蜂引蝶爱。

也许对于女性,尤其是美丽的女性,人们总是愿意记得她的绯闻轶事,却忘了她首先是中国最早的建筑师,在梁思成创办营造学社、东北大学建筑系、清华大学建筑系时,她一直和他并肩作战,就像丹尼斯陪在文丘里身边一样。

她也曾指着当时北京市市长吴晗的鼻子激动地大骂:“你们把古董拆了,将来要后悔的,即使把它恢复起来,充其量也只是假古董!”她也曾在重病之际亲自到景泰蓝生产车间调查,设计出既有新意, 又具传统风格的新一代景泰蓝,挽救了濒于停产的北京传统工艺。

以上每一位优秀的女性设计师都是各自时代的闪耀之星,她们不仅拥有越来越优秀的自己,也改写了设计行业的历史篇章,更是为社会,为国家,为世界,为人民作出了重大贡献。

“挖掘行业之星 彰显女性魅力”中国设计品牌榜-杰出女性品牌人物荣誉开启。旨在调动女性设计师设计活力,激发女性设计师创意潜力,发掘和表彰为“为中国设计美好生活”做出突出贡献的女性设计师。此番,在中国设计品牌领域最具影响力与权威性的“2019中国设计品牌大会上,表彰业内顶尖女性设计师这一行动,也正是体现了中国设计品牌计划对于中国女性设计师的重视与推崇,希望不断提升女性设计力量乃至中国设计在中国人居生活中的影响力。

发表回复

Please sing in to post your comment or singup if you don't have account.